Friends  |  Press Room  |  Contact Us

The International School for Holocaust Studies

达豪

(Dachau)


第一个纳粹集中营,位于德国小镇达豪,慕尼黑西北约10英里。此营建于1933年3月,1945年4月获得解放。总共超过200,000囚徒曾囚禁在此,30,000多囚徒在此正式死亡,虽说准确数字肯定要高得多。

纳粹建造此营,初衷是想压制任何反对纳粹的人;还想恐吓德国人民,让他们服从和支持纳粹政权。达豪的指挥官特奥多尔艾克按照一套严格的规章体系管理营地。协助他的工作人员由党卫军骷髅队成员组成,他们以凶残著称。艾克后来被任命为所有集中营的监察长,他一上任就在其他营地实行同样的规章制度。这样,达豪成了纳粹残暴议程的有效训练场所和原型。

1933年3月,希特勒在德国上台后不久,达豪便开始运作。营地内的首批囚徒是知名的纳粹政权的政敌大部分是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人。按照纳粹的说法,他们需要接受保护性监禁。这些政治犯来得最早,熟悉营地情况,占据了大部分由党卫军成立的囚徒内部管理机构的重要职位。从1935年开始,那些法庭宣判有罪的人会被立即送到达豪这样的集中营。首批抵达达豪的犹太人同时也是第三帝国的政敌。但他们比其他囚徒受到的待遇更糟。

犹太人之外的其他群体不久也关押进来,例如吉普赛人(他们也像犹太人那样被当作劣等种族)、同性恋者、拒不参军的耶和华见证会的信徒、抗议纳粹控制教堂方式的牧师以及其他许多批评纳粹的人。
随着纳粹系统迫害犹太人的势头不断加大,越来越多的犹太人被送到达豪。1938年11月9至10日的碎玻璃之夜集体迫害后,10,000多名德国犹太人遭到关押。1942年,最终解决执行后,达豪和德国境内其它营地的犹太人被送往波兰的灭绝营。

1939年夏,数千奥地利人被送往达豪。这标志着流放的开始,随着德国占领他国,从各国流放至此的人在战争期间一直有。奥地利囚徒包括犹太人、抵抗运动的斗士、牧师和其他不与纳粹政权合作的人。
达豪四周环有电网和大水沟。抵达营地后,囚徒就丧失了所有权利,他们的财物也被剥夺。他们被削掉头发,穿上条状囚服。每个囚徒会分到一个身份号码和一个彩色三角,三角用来表示囚徒类型(犹太人、吉普赛人、同性恋者等)。在狱警的残暴行为和不断威胁下,工作条件极其恶劣。此外,由于食物分发能少则少,营养不良非常普遍。

纳粹无情地剥削囚徒,当他们是廉价劳动力,强迫他们修路、采石和排干沼泽地。随着战争进行,武器生产对纳粹来说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来自匈牙利、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苏联的数千犹太囚徒被带到达豪,从事军备生产。为了容纳在达豪兵工厂工作的37,000名囚徒,这里又增建了36个大营地。私有公司也可以从达豪雇佣奴隶般的劳工。这些私有公司直接付钱给党卫军,而劳工不拿任何工资。囚徒要工作到干不动为止,那时身体较好的囚徒就会取代他们。

达豪还进行医学实验,拿囚徒当试验品。党卫军内科医生西格蒙拉施尔博士做过减压和高海拔实验,而著名热带药物研究者克劳斯席林教授则在这里建立了疟疾实验站。他让大约1,100名囚徒染上疟疾,试图以此找到免疫此病的方法。此外,其它伪医学实验也在达豪囚徒身上实施:让囚徒染上炎症或中毒,以测试对各种药物的反应;另一些人则被割伤,以测试止血药物。有的实验还测试海水可否饮用。此外,达豪尚有肺结核实验站。

达豪解放前的最后几个月内,囚徒的生活条件较之以往更加恶劣。纳粹明白同盟国很快就会打过来,遂把从其他营地撤出的数千囚徒带到达豪。原本容纳200名囚徒的木板房被塞进1600多人。斑疹伤寒曾席卷达豪,一天就杀死了100到200名囚徒。囚徒成立了地下委员会,帮助同伴生存,并反抗党卫军摧毁营地的计划。1945年4月26日,党卫军强迫7000名囚徒向南前行。落后者遭到枪杀,而许多人死于饥饿、疲劳或寒冷。活下来的行进者在5月初(党卫军警卫此时已不见了)被美国军队解救。

1945年4月29日,美国武装部队第七军队解放达豪。达豪尚有60,000多名囚徒,来自30多个国家。此时,德国人只有一小部分,而30%的囚徒是犹太人。

战后,40名达豪的党卫军工作人员被捕。1945年11月15日至12月14日,一个美国法庭在达豪审判了他们。在受审的40人中,36人被判处死刑。

The Diane and Guilford Glazer Institute of Jewish Studies  Translated by: Lihong Song, Yan Sun, Zhipeng Zuo, Miao Wang
  The Diane and Guilford Glazer Institute of Jewish Studies Nanjing University
  南京大学格来泽犹太文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