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  Press Room  |  Contact Us

The International School for Holocaust Studies

犹太人的抵抗

(Resistance, Jewish)


犹太人对纳粹和通敌者的有计划或自发的反抗。在纳粹屠犹期间,犹太人的抵抗形式多种多样。在一些情况下,抵抗显而易见,而且是有组织的,例如那些在隔都和纳粹营地中进行的,以及游击队发动的武装斗争。在另一些情况下,不少人用各种小动作抵抗纳粹,不让纳粹将犹太人不当人待的计划得逞,例如在集中营肮脏的环境中保持自身清洁,或者冒发现后会被枪决之险而想方设法祈祷。在所有抵抗中,犹太人都是在成功几乎无望的情况下作斗争,他们的任何抵抗都是英勇行为。纳粹屠犹之后,许多人问,为什么犹太人会坐以待毙,为什么他们几乎不抵抗。但其实许多武装抵抗和其它形式的抵抗的确发生过。

在隔都和纳粹营地内,对纳粹非武装形式的抵抗非常普遍,如同家常便饭。为了生存,犹太人抵抗纳粹制定的令人无法忍受的种种经济和社会限制,他们将食品、衣服和医药偷运进隔都和营地来保存体能。他们创办犹太人的报纸、学校、剧院和乐团来维持精神力量。尽管纳粹想方设法不把犹太人当人对待,隔都和营地中的文化和社团活动却帮助犹太人维护尊严,帮助他们不气不馁地面对无常和死亡。犹太人将这种保持人性的努力称为Kiddush ha-Hayyim,意即圣化生活。

营救和游击活动也是犹太抵抗运动的一部分。这些活动有时由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共同组织和发动。在法国和比利时,儿童是营救行动特别关注的对象,像伊冯内韦琼等英雄通过将儿童交给家庭或机构收养而挽救了许多性命。在波兰,犹太人救助委员会(Zegota)将几千名犹太儿童藏在收养者家里、公共孤儿院和女修道院。在东欧,许多犹太人加入游击队来反抗,而在西欧,许多人参加了法国和比利时的地下组织。

个人和团体则通过逃往安全区来抵抗纳粹。随着纳粹日益逼近家园,超过300,000名波兰犹太人逃往苏联,而几万名苏联西部的犹太人则向东逃。数千犹太人设法从华沙隔都逃到华沙的波兰区。斯洛伐克一旦开始驱逐犹太人,几千人就从那里逃到匈牙利。德国占领匈牙利后,又有几千人从匈牙利逃到罗马尼亚。犹太青年运动积极策划,帮助法国和意大利的犹太人逃到西班牙和瑞士。

尽管极其困难,犹太人仍然在纳粹屠犹期间多次发动武装斗争。不同隔都和营地里的犹太人彼此之间联系很少,或根本没有联系;他们得不到外界支持,身体疲惫不堪,没什么武器,也未受过武装战斗训练。尽管如此,他们却起来反抗强大而残暴的德国战争机器。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甚至会抵抗犹太居民委员会的政策,这个委员会有时被人指责与纳粹狼狈为奸。大多数战斗者也知道不可能打败压迫者,但仍然坚持抵抗。许多人想向世界表明,他们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选择了捍卫犹太人的荣誉。这些犹太人是为了抵抗而抵抗。

在波兰、立陶宛、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约100座隔都里都有地下组织,其目的是发动武装起义,或武力逃离隔都以加入外面的游击队。抵抗行动一般会在纳粹选定的将犹太人驱逐到灭绝营的日期进行。有时,起义是自发的。最著名的隔都起义是华沙隔都起义。1943年4月19日,纳粹进入华沙隔都,打算重新开始将犹太人驱逐至灭绝营。当地犹太人在犹太战斗组织的领导下发动起义,英勇抵挡了德国人三个星期。许多幸存者设法逃离,加入了游击队。

在其它许多隔都中也出现了武装起义。在克拉科夫,犹太抵抗者感到在隔都内无法战斗,转而在市内的雅利安人区发动对德国人的战斗。在维尔纳,犹太人不满足于只在当地抵抗。他们试图招募全东欧的犹太人,但没有成功。在科夫诺,地下组织的成员设法与游击队取得联系。在比亚韦斯托克,起义不顺利,逃往游击队的计划遭到挫败,战斗者也遇害了。

营地内的实际抵抗注定难以成功。那里的犹太人没有武器。他们的命运掌握在警卫手上。他们食不果腹、精疲力竭、身染疾病。他们知道如果有一个人抵抗,其他许多人会跟着遭殃。尽管如此,许多营地还是出现了起义,例如特雷布林卡、索比堡和奥斯威辛-比克瑙。

The Diane and Guilford Glazer Institute of Jewish Studies  Translated by: Lihong Song, Yan Sun, Zhipeng Zuo, Miao Wang
  The Diane and Guilford Glazer Institute of Jewish Studies Nanjing University
  南京大学格来泽犹太文化研究所